關於部落格
一個放置小說、個人創作及網路小品的網站
  • 2796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可兒《穿越時空的灰姑娘》

1 “呵……”岳樂兒伸長了手腳四肢,嘴張得老大,毫不淑女的打了個超級大呵欠。 此刻她正躺在兩樹間的吊床上,隨著涼風輕輕的搖晃,心中滿足的想:這樣才叫作人生 啊!從樹葉縫隙中看著晴朗無雲的藍天,臺北似乎離自己好遠好遠!她真不想再回去那 個水泥叢林中。樂兒無奈的歎口氣,想是這麽想,但是假期結束後,自己還是要乖乖的 回到臺北廝殺拚命,逃也逃不了! 岳樂兒這次的休假全是因爲院長生病。二歲時,她的父母因車禍身亡,留下她一個 人,在衆多親友都不願領養的情況下,樂兒被送到梨山山腳下的“友愛育幼院”裹,直 至考上了商專之後,她才離開育幼院到巿區住校念書,畢業後就留在臺北工作。育幼院 方院長是樂兒最敬愛也最親近的人,當她知道院長生病住院的消息,就趕忙請了半個月 的長假回來照顧院長。 樂兒看了眼腕表,已經四點半了,想不到她睡掉了整個下午的時間。想起她答應了 院長今晚回院裏吃飯,樂兒轉動一下手腳,俐落地從吊床上躍下,跑回自己居住的小木 屋,騎著機車匆匆趕往位於山腳的育幼院。 吃過晚飯後,院長方慈把樂兒叫到房裏說話。 “樂兒,你在臺北這麽久,可有情投意合的男朋友?”方慈關心地問。樂兒被送入 育幼院那年,她剛成爲友愛育幼院的院長。她放棄了婚姻和家庭,將全部心力貢獻給這 些無父無母、孤苦無依的孤兒。那時樂兒才二歲,幼小的心靈彷佛也明白父母已遭到不 幸,被送人院裏時,她手裏抱著洋娃娃哭個不停,任憑大人們如何的哄勸都沒有用。後 來是方慈告訴樂兒,她就是樂兒的媽媽,才使樂兒停住眼淚。從那時起,樂兒只認定她, 還昵稱方慈爲“院長媽媽”,兩人除了沒有血緣關係外,儼然就像是一對母女。 方慈疼愛樂兒卻不溺愛,對她的管教異常的嚴格,她要樂兒不輸給一般正常家庭裏 的孩子,甚至要比他們更好。樂兒也沒有辜負方慈的期望,她較同年齡的孩子懂事聰明, 個性活潑又樂觀。而且樂兒生得甜美,紅潤的蘋果臉上有兩個淺淺的梨渦,讓人一見就 感到愉快舒服。她的功課從不用方慈操心,一直都保持優異的成績,當初她堅持放棄大 學而選擇商專,因爲她想早些賺錢回饋育幼院。這貼心的舉動讓方慈感到欣喜寬慰,她 衷心希望樂兒能找到好的歸宿。 樂兒皺皺挺俏的小鼻子,不在乎地回答,“被我嚇跑的不算,目前是沒有。 “你這丫頭,又開出什麽條件嚇唬人?”方慈無奈地搖頭。 樂兒認真的看著方慈說:“想做我的男朋友,要有能力擺平二、三十位小朋友、要 有愛心、還要有財力能幫助育幼院。這條件既實在又不嚴厲,但那些人還是被嚇跑了, 這也不是我的錯。” 方慈將樂兒攬在懷裏,心中滿是感動,“樂兒,你有這份心我很高興,但若沒有雄 厚的財力,如何能負擔起一個育幼院的開支?你這條件對他們來說當然是苛求。還是你 想交個富家公子?” 樂兒搖頭,語氣堅定,“我只是個小小的孤女,才不敢有這份野心。豪門我高攀不 起,也不想成爲有錢少爺的玩伴。” 方慈看著樂兒,鄭重的告訴她,“樂兒,你不要看輕自己。你是個難得的好女孩, 誰能娶到你,是他的褔氣。不管你將來的丈夫是何種模樣,能真心愛你才是最重要的。” 樂兒展現她迷人的笑靨,嘻嘻笑道,“我才不會小看自己呢!不過世上也只有你這 個媽媽才會稱讚自己的女兒好,沖著這點,我就該找個王子來嫁,只有這種人才能配得 上你完美的女兒。” “像你這麽頑皮的人能當得上王妃?若真成了,我還替那個國家擔心呢!”方慈聽 到樂兒的話,笑不可抑的回答。 兩人笑了一會,樂兒才柔聲安慰方慈,“院長媽媽,院裏大小事你都要操心,你就 不用替我煩惱了,就讓老天爺來爲我操心吧!” “又在亂說話了!不過,姻緣的事也真的強求不來。對了,你一個人住在山上會不 會害怕?”方慈才擔心完一件事,又煩惱另一事。 樂兒匆忙趕回來是想照顧方慈,但方慈在醫院裏只住了一天就退燒沒事了;既然假 都已經請好,樂兒就想在院裏度完假才回臺北。哪知這些天院裏又來了多位小朋友,樂 兒住的房間也被挪出來使用。剛好半山上的趟家正想出國玩,樂兒就住在趙家果園旁的 小木屋。那間小木屋設備齊全,原是趙家的客房,樂兒住在那裏,也可以順便幫他們看 家。只是周圍都沒有鄰居,樂兒一個女孩子住在半山上,方慈當然擔心她了。 “院長媽媽!”樂兒笑著搖搖方慈的手,“我從小在梨山長大,山上的一草一木、 所有的住家我都很熟悉,怎麽會害怕?山上又比臺北凊靜涼爽,這兩天我都一覺到天亮 呢!再說,我從木屋抄近路下山,只要五分鐘就可以到院裏了,你大可以放心,我會快 樂地度過這個假期的。” “好好好,我會放心。不過你不可以再抄近路,我寧可你騎車多花一倍時間下山, 也不要你爬樹攀藤的走小山路下山,明白嗎?”方慈口氣嚴厲地交代。 樂兒忙點頭,“我知道,我不會再抄小路下山。”那條小路是她小時候爲了節省時 間摸索走出來的,起碼可以減少一半的時間上下山,只是路較難走,還要利用樹藤蕩過 一個小斷崖。這對大膽的樂兒來說是沒什麽,只是方慈親眼看過一次樂兒竟像泰山一樣, 捉著樹藤就從這頭蕩向那端,差點沒嚇破膽,從此她再也不允許樂兒走那條小路。 方慈緩下臉色,微笑揉揉樂兒的頭髮,“夜深了,你該回木屋休息了,明早再來院 裏吧!” “嗯,院長媽媽你也早點睡,晚安!”樂兒親了方慈一下,轉身走出房外,騎上車 回小木屋。 友愛育幼院目前有三十五名孩童,從一歲到十五歲都有,有四位老師在照顧,另外 還有三位幫忙照料院童生活起居的婦人及司機王伯,經濟來源就是杜會的愛心捐款及政 府的補助,而長大後離開院褢的孩子偶爾也會彙錢回來,雖不寬裕,但還過得去。樂兒 既在院裏長大,當然希望自己能幫助育幼院,她每佪月都會寄錢給院長媽媽。她雖想有 位貼心的男友,但在這功利主義的社會中,誰會願意與她共同承擔這個重大的責任?樂 兒躺在床上,想著院長媽媽的話。不知自己將會嫁給什麽樣的人?她從不輕易放出感情, 又重視感覺及緣分所以至今二十三歲了,還未遇上能令她心動的男人,也未正式交過男 朋友。嫁給王子是個笑話,世上哪有這麽多灰姑娘!否則怎會有童話故事的存在?在睡 著前,樂兒迷迷糊糊的這麽想著。 ※ ※ ※ 難得的假期,樂兒不是在小木屋看書聽音樂,就是在院裏與小朋友玩耍,心情是全 然的放鬆。沒有工作的壓力,少了都巿的緊張忙碌,也不用面對狹小的斗室,回到青山 綠水的懷抱裏,樂兒可說是如魚得水般的快活。 夜晚,樂兒都會將吊床挂在門前的樹上,躺在上面看著明亮的星空,吹茗夜風伴以 蟲鳴,享受難得的逍遙時光。 這晚,月兒特別明亮,樂兒躺在吊床上看夜景,舒服得眼睛都快閉上了。 就在此時,在她前面不遠的林子裏,忽然出現了一陣亮光。樂兒警覺的下了吊床, 小心翼翼的朝著亮光走去,心中揣想,是小偷來偷摘水果嗎? 在亮光隱去後,樂兒才看清楚前面的情形,這一看卻讓她目瞪口呆—— 她面前正站著兩個人,兩個身穿古裝的男女。 樂兒驚訝的看著他們,那兩人也睜大雙眼看著樂兒,兩方就迼樣互相凝挸了好一會 兒。終於,樂兒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那對男女見樂兒笑了,像是松了一口氣,但還是神情戒備的盯著樂兒。 樂兒好不容易才抑止住笑意,“對不起,你們在拍戲嗎?是不是迷路了才在這裏逗 留?”他們的狼狽模樣使樂兒發笑,又身穿古裝,想當然耳是在拍戲了。 他們聽到樂兒的問話,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是一臉的迷惘。然後那位男子跨前了一 步,雙手抱拳,有禮地說道,“在下愚昧,不明了姑娘的話,敢問姑娘,這兒是何處?” “你們收工後講話還是這麽文鄒鄒嗎?這裏是梨山呀!你們兩個是探路先鋒嗎?其 它的人呢?”樂兒四周張望了一下,沒見到其他人。不過說也奇怪,梨山並不高,整座 山都已開發過,到處都有路標,怎麽會迷路呢?看他們似乎還是聽不懂自己的話,樂兒 疑心大起,難道他們是偷渡客? “你們是誰?從哪里來?爲什麽來這裏?”樂兒放大聲音問。 這一問讓那對男女面有難色,閉緊嘴不回話。 樂兒也開始緊張了,她雙手握拳,用嚴厲的語氣再問一次,“你們到底從哪里來? 再不說,我就要叫人了!” 一聽到叫人,那女子立刻面露驚慌的柔聲哀求,“求求你別叫人來,我們是大理泗 水人氏,因爲有不得已的苦衷才逃來這裏。姑娘,我們對你絕對沒有惡意,求姑娘放過 我們。”說完竟無助的抱著那男子哭泣。 她一哭,樂兒心就軟了。他們來自大裏,那是台中人了,泗水應該是村名吧!再說 他們也實在不像是壞人,談吐舉止較常人優雅,只是說話用詞怪了點。她連忙安慰那女 子,“你別哭,我不會叫人來,別哭了。” 那男人摟著哭泣的女子,感激的對樂兒道謝,“謝謝姑娘。” “你們說是逃到這裏來的,是誰在追你們?爲何不報警呢?”看那男子身上還帶著 傷,樂兒有些好奇。 “報警?什麽是報警?”那男子一臉疑惑。 樂兒這下不得不再次懷疑他們的身分,爲何自己說的話他們都聽不懂?但看他們無 措的可憐模樣,還是先帶他們回小木屋再說。 “看你們好象很疲累,這樣吧,先到我住的木屋休息,有話再慢慢說。房子就在前 面,你們跟我來。”那對男女遲疑的點頭,緩步跟上前。 樂兒走到屋前,打開門向他們招手,“進來呀,別客氣。” 他們卻杵在屋前,一直在原地踏步。就是沒走向前。 “怎麽了,爲什麽不進來?我不會害你們的。”樂兒走到他們面前笑著說。 那女子看著樂兒,眼中有著害怕,“我們進不去,好似有東西擋在跟前,讓我們無 法進入。” 這話讓樂兒非常驚訝,“怎麽會這樣?”那對男女像是演默劇一樣,兩隻手在空中 摸索,好似前面真有一道看不見的牆。 樂兒就算再大膽,這時也開始頭皮發麻,他們的穿著、言詞都不像現代人,莫非他 們是…… “你們到底是……人,還是……鬼?”手指著他們,樂兒靠在牆上顫抖著聲音問。 他們看樂兒驚懼的模樣,不明所以地看著對方,那男子失笑地對樂兒說:“我們雙 腳行走在地上,身子是溫熱的,當然是人。若姑娘不相信,可以摸摸我們的手。” 那女子向著樂兒伸出手,樂兒吸口氣走向前握了一下,真是熱的,那爲什麽他們無 法走人木屋?樂兒看他們自己也不明白,只好請他們坐在屋前的石凳上,自己進門拿了 兩罐可樂。 樂兒將可樂遞給他們,他們直愣愣的盯著可樂肴,就是不敢伸手接,“那是什麽?” 那男子皺眉問道。 “這是可樂啊,你們不知道嗎?台中大裏也算是繁華的都巿,難道沒人賣可樂?” 樂兒真讓那兩人給弄糊塗了。 “姑娘,在大理國我的確沒見過這種奇怪的罐子。”那女子忙向樂兒解釋。 樂兒看著他們,心裏緩緩浮現一個奇怪的念頭。將可樂放在腳旁,她借著小木屋裏 照出來的燈光,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那對男女。那男子束著一頭長髮,五官英挺端正,一 身長衫打扮,腰間還配把長劍,就如同武俠劇裏俠士的穿著。與他一起的女子則是身著 粉色絲織衣裙,頭髮梳成髺並用珠花裝飾,還插上一隻金簪,活脫脫就是從仕女圖裏走 出來的淑女。他們的衣著有些淩亂,像是經過一番打鬥掙扎,但他們對自己這樣的裝扮 沒有一絲的不自在,加上他們的言談舉止,簡直比古裝戲裏的人物更像古代人。他們會 是走錯時代的古人嗎?頁實的世界有可能發生這種事嗎?還是現在自己正在作夢? 那對男女被樂兒盯視得坐立不安、渾身不對勁,那女子不禁怯怯伸手搖了搖樂兒, 有些心慌的輕叫:“姑娘,姑娘,你怎麽了?” 樂兒回過衶來,看他們還在,這表示自己不是在作夢。她連忙坐正身體,表情認真, 柔聲地問:“因爲你們看起來有些……奇異,你們可不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訴我,你們到 底從哪里來?爲什麽要逃?又是誰在追你們?爲什麽會來到梨山?” 那女子依偎在男子身側,似乎在徵詢他的意見,兩人沈默了一會兒,那女子才黯然 神傷的開了口,“姑娘也算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奴家不敢有所隱暪,只有對姑娘實話實 說了。奴家名叫穀玉盈,與奴家在一起的是隨身侍街曲浩辰。不瞞姑娘,我們是私奔逃 到這兒。只因奴家出身大理世家,此次太子選妃,家父要奴家進宮候選,但奴家早已和 曲大哥私訂終身。因受不了家人的強逼,奴家才會和曲大哥相偕逃亡。我們也不明白爲 何會來到這裏,但我們是寧死也不願分開,所以不能讓家父捉到。現在只能求姑娘收留 我倆,奴家和曲大哥將一生感激姑娘的大恩!”說到後來已是聲淚俱下。 樂兒早已聽呆了,奴家、太子、皇宮、太子妃,天啊!這是真的嗎?他們竟然是古 人,來到現代的古人,世上真有這種事嗎? “你說的大理在哪?它有那些鄰國?”樂兒屏息問道。 “大理和天朝大宋是鄰邦,姑娘您不知道嗎?聽姑娘口音應是中原人,難道姑娘不 是大宋子民?”曲浩辰驚問著樂兒,他身旁的穀玉盈也注視著她。 樂兒一向愛看“回到過去”、“回到未來”之類的電影,但她萬萬也想不到這種事 會發生在自己身邊。以他們的服飾和言語判斷,穀玉盈和曲浩辰應真是來自宋朝,樂兒 想不相信他們都不行。 現在樂兒是雀躍不已、萬分興奮,她不清楚他們是如何來到現代,但能見到千年前 的古人,真的是不可思議!她開心的向穀玉盈和曲浩辰詳細解說目前的年代、他們所在 的位置,明白告知他們是跨越時空,來到千年後的臺灣了! ※ ※ ※ 谷玉盈和曲浩辰好不容易明白樂兒所說的-切後,兩人震驚得久久無法言語。然後他 們看清了周遭的環境,看到樂兒向他們展示的許許多多超出自己所知的物品,穀玉盈和 曲浩辰這才不得不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們還未從震驚中恢復,另一項打擊卻又接著而來 他們無法在這個世界中生存。 樂兒首先發現這件事,凡是她所展示的現代用品,就會有一層無形的阻礙,擋住了 谷玉盈與曲浩辰對這些用品的碰觸。小木屋他們進不去,也觸摸不到時鐘、收音機等, 甚至連餅乾可樂也拿不到,只能碰觸到天然的水果。他們不能接受現代的一切物品,又 如何能在這裏生活? 曲浩辰摟著傷心難過的穀玉盈,歎口氣面對樂兒,淒涼的一笑,“我們逃了出來卻 依然沒有生機,若天意真是如此,我無話可說,但我和盈兒都不會後悔我們的選擇。” 說完,兩人更是緊緊的相擁。 他們的遭遇也令樂兒感傷,上天真會如此狠心安排這種結局嗎?那又爲何讓他們多 跑這一遭?想到這兒,樂兒就疑惑了,忙問穀玉盈,“你們是如何穿越時空來到這裏?” 穀玉盈略擦幹眼淚,指著挂在頭上的橢圓形玉石,“是七彩月光石帶我們來的。” 樂兒走向前仔細看了那塊玉石,它通體是瑩亮的月白色,在月光下閃爍著七彩光芒, 非常特別。 穀玉盈繼續解釋道,“我們私奔被爹發現了,在侍衛重重包圍下,我們逃不了,奴 家抱著一絲希望用手握著月光石向月娘誠心祈願,求他成全我們,讓我們離開。原以爲 是奴家自己的癡心妄想,那知月光石竟出現了一道亮眼的白光圍住我們,當光芒褪去時, 我們就來到這裏了。但奴家萬萬也想不到,它會將我們帶到未來世界。” “這樣說來,如果你再用月光石對月亮許願,是不是也可以再到別的地方?”樂兒 往下推想。 谷玉盈搖頭,“月光石並非人人能用,母親將它交給奴家時曾說過,月光石具有神 奇的力量,它可以改變人一生的際遇。同時,它也會找尋與它靈氣相通的一切事物,所 以這兒一定有某種力量足以吸引月光石的靈氣,它才會帶我們來到此地,它不可能再帶 我們到別的地方。” “至少它能帶你們回大理吧?”樂兒想到另一條生路。 “奴家不曉得,不過就算可以,我們也絕不會回去。回大理,爹定會拆散我們,奴 家甯死也不願與曲大哥分開。”穀玉盈深情款款地看著曲浩辰,曲浩辰也萬一場夢,但 她欺騙不了自己,她是真的遇上古人了,而且還是一對苦命鴛鴦。 越想越心煩,樂兒索性沖到浴室洗澡洗頭。沐浴過後,她穿著絲質寬大的長睡衣, 坐在沙發上擦頭髮。 門上傳來奇怪的聲音,好象有人用石頭丟門。樂兒走上前打開大門,穀玉盈和曲浩 辰正站在門外不遠處。 “是你們。”樂兒忙沖到他們面前,她好高興能再看到他們。 “很抱歉,姑娘的房子我們進不去,只好用此方法請你出來。”曲浩辰不好意思地 向樂兒道歉。 “不要緊,我一直在擔心你們,你們沒事,我就安心了。”樂兒衝動的拉住了穀玉 盈的手,她真的很關心他們。 穀玉盈紅了眼眶,也握緊樂兒的手,哽咽地說:“姑娘真好,奴家若有姊姊,也一 定會像姑娘這樣對奴家好。 “你別再叫我姑娘了,我叫樂兒,你叫我樂兒就行了。”放開交握的手,樂兒微笑 地告訴穀玉盈。 穀玉盈點點頭,含淚道:“樂兒姊姊,在這一天的走走看看後,我們還是決定回大 理去,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奴家和曲大哥既已抱定生死相許,再大的因難我們也不害 怕。這一別我們就不可能再相見了,所以特來訣別。” 對於他們的遭遇,樂兒是既同情又難過,雖只有一個晚上的相處,樂兒已將他們視 爲好友,而今他們要離開,自然是離情依依。看著穀玉盈胸前品亮的月光石,樂兒忍不 住伸手握住它,這石頭總讓她覺得好奇。谷玉盈解下月光石,放在樂兒手上讓她看個清 楚。 樂兒後退一步將月光石放在雙掌之中,今晚正是滿月,清亮的月光將月光石照耀得 七彩生輝。樂兒擡頭看著眼前一對戀人,不禁對穀玉盈真誠地說道:“如果有可能,我 願意做你的姊姊,代替你入宮,讓你和曲浩辰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樂兒的話讓谷玉盈感動得泣不成聲,哭倒在曲浩辰懷裏,曲浩辰眼裏也閃著激動的 淚水。樂兒吸吸鼻子,走向前欲將月光石還給穀玉盈。 就在這時,奇怪的事發生了。樂兒手中的月光石突然射出一道彩虹,接著又出現了 強烈的白光,將三人籠罩住。當強光消失後,在場的人都不見了。夜風吹過果園,而園 中只有一棟空寂的小木屋。 穿越時空的灰姑娘 2 北宋仁宗年間 闕城——大宋與大理國界上的邊城,過了闕城便是大理國,所以闕城是個交通要塞, 也是國土的分界點。 離闕城還有三裏的大道上,三人騎著三匹駿馬緩緩而行。七月的太陽像個火球似的 燒烤著大地,但那三人在烈陽下行走了一下午,卻依然是神清氣爽,由此可看被稱爲公 子的年輕男子生得俊逸瀟灑、儀錶不凡,一看即知是富貴人家的子弟。 他略微沈思後,俊朗的臉上浮起笑容,“就在闕城過夜吧,明早再回大理。”嗓音 帶著威嚴。 在那公子右方的隨從文觀書也開口了,“公子,這次回大理後,以後想再出門遊玩, 恐怕就不容易了。” “這兩年,天下也幾乎讓我走遍了,我原就有打算回宮協助父王處理國事,沒想到 父王的旨諭倒先來了。”段子謙微笑回答。他是大理國的太子,這兩年微服出宮到處遊 覽名山勝水,開闊心胸,也拜訪各地的賢人異士,增長見聞。現在接到大理國王的召書, 正趕回大理。 武毅疑問道:“王上急召殿下回宮,不知是爲了何事?” 段子謙了然一笑,“爲了什麽,我心裏有數。這也沒什麽好逃避的,既然來了就接 受它吧!” 武毅聽得一頭霧水,見太子沒有要多加解釋的意思,他也不去追問,反正回宮後自 然就知道了。 談笑間,他們進了城,器宇軒昂的段子謙自然又是衆人注目的焦點。段子謙已習以 爲常,不受影響的走進城裏最大的一家客棧——龍翔客棧,住進了客棧的貴賓上房。 段子謙站在露臺上,遠眺南方,大理國已在眼前。他臉上浮起一絲怡然的笑容,胸 有成竹地自語著,“父王,你的計謀心思孩兒可是一凊二楚,不過,既然父王想玩遊戲, 孩兒當然是奉陪到底!” ※ ※ ※ “王上,這個計畫真行得通嗎?” “王后儘管放心,王兒不是已經趕著回宮了嗎?” “王上,王兒回宮並不代表他一定肯照計畫而行呀!” “人都已經爲他物色好了,只要他回宮,就不由得他不答應。”大理國王段雍向王 後保證。 段雍是個勤政愛民的好國王,大理在他的統治之下安定繁榮。他和王后相敬如賓, 育有一子一女,長女天香公主早已出嫁,而太子段子謙已二十五歲了,卻一直沒有立妃 的意思。段子謙會出宮兩年遊遍天下,有一部分也是爲了要逃避父王、母后的逼婚。 段雍心想兒子既然不中意國內女子,那讓他到四處走走也好,看他會不會喜歡上別 國的女子。誰知段子謙兩年遊玩下來,仍未找到合意的女子,他自然不能讓兒子再繼續 逍遙下去,他還等著抱孫呢!於是他一方面傳書召太子回國,一方面在國內有名望的家 族裏挑選女子,準備讓太子選妃。 王后點點頭,“也對,這次無論如何,一定要王兒選立太子妃。王兒成親後,才能 定下心專心於國事,替王上分憂解勞。” “這倒不是要緊事,最重要的是我們能早日含飴弄孫!”王上和王后相對一笑,他 們非常期待那天的來臨。 ※ ※ ※ 樂兒逐漸從迷蒙中醒來,習慣性的伸個懶腿、張嘴打呵欠,有些昏沈的從床上坐起, 張開眼看著四周,卻是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她置身在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裏。 放眼望去,素花紙糊的門窗、木刻而成的桌椅、銅鏡梳粧檯,連床鋪都有雙鳳展翅 的精美雕紋,這真像是古代女子的香閨啊! 樂兒還在疑惑時,門外走進來兩個女子,也都是古裝打扮,頭上梳著雙髺,看似丫 鬟。 穿綠衣的女子看見樂兒坐在床上,開心的大叫,“樂兒小姐,你醒了,太好了,我 立刻去通知老爺、小姐。”說完又匆忙跑出去。 另一位紅衣女子也走到床前仔細看著樂兒,又伸手觸摸她的額頭,也是一臉的興奮, “燒退了,人也醒了,樂兒小姐,你還覺得不舒服嗎?” 樂兒皺眉看著那女子問:“我們認識嗎?你是誰?這又是什麽地方?” 紅衣女子一聽,大驚失色,“樂兒小姐,你不認得我了?我是月紅呀!剛才跑出去 的是翠衣,我們都是你的丫鬟。這裏是穀府,府裏老爺是小姐的姨父,小姐怎麽會不知 道呢?” “你知道我叫樂兒?你說這裏是穀府,那我爲什麽會在這裏?”樂兒捉著月紅的手 急問,這一切使得她覺得莫名其妙,不知發生了什麽事? 月紅一臉怪異的看著樂兒,小心地問:“樂兒小姐,你一直都住在府裏呀!小姐你…… 你還好吧?別嚇奴婢呀!” 樂兒正想再開口,房裏又湧進一群人。月紅掙開樂兒的手,迎上前去。一個身形富 泰的中年人被扶到樂兒床旁坐下,“樂兒,你可沒事了,你真讓姨父擔足了心。”慈愛 的關懷溢於言表。 月紅搶著向老爺報告,“老爺,樂兒小姐剛才說不記得奴婢是誰,也不知道這裏是 哪里,還問奴婢她爲什麽在這裏……” “什麽?樂兒,這是真的嗎?那你還認得姨父嗎?”穀正剛緊張的看著樂兒的反應。 樂兒老實的搖頭,“我——” 接下來的話,被穀正剛雄厚的嗓音打斷了,“這還得了!蒙大夫你快過來看看,樂 兒到底是怎麽了?” 一個身材高瘦、留著白髮的老者趕忙走上前爲樂兒又量脈搏、又觀氣色的診斷一番, 最後下了結論,“樂兒小姐頭部受到撞擊,外傷好了但腦子裏仍受到了影響,所以才會 喪失一部分記憶。不過這只是暫時的,漸漸就會恢復記憶。” 穀正剛松了口氣,疼惜的看著樂兒,“還好你沒事,否則我如何對你死去的爹娘交 代?” 樂兒趁這機會忙開口問:“這是怎麽回事?我——” 這時,又沖進來一個女子中斷樂兒的話,那人竟是穀玉盈。“樂兒姊姊,你醒了, 老天保佑,你終於醒了。”她欣喜的摟著樂兒。 樂兒見到谷玉盈,驚訝的張大嘴,隨即叫道:“你是穀玉盈!我認得你!你快告訴 我這是怎麽回事?爲什麽我一醒來就在這奇怪的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我都弄糊塗 了!” 穀玉盈也是一臉驚異的面對樂兒,有絲慌亂地道:“你是我的樂兒表姊,難道你忘 了嗎?三天前你爬到樹上說要看鳥巢中的小鳥孵化了沒有,結果一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 來,跌傷了頭,之後你就一直昏睡不醒。我是聽到翠衣說你醒了,才趕來看你,這些事 你全忘了嗎?你因父母雙亡,二歲起就住到穀家來,連這你也不記得了?” “你說,我是你表姊,二歲起便住在這裏?”樂兒話氣不穩地問道。這是怎麽一回 事?她怎麽可能和古代人是親戚?她低頭看著自己,還是穿著寬大的絲質長睡衣,也依 然是披散著一頭長髮,她實在糊塗了! “穀玉盈!”樂兒緊握著她的手,“這兒是不是大理?和宋朝相鄰的大理?你是不 是有個侍衛叫曲浩辰?你告訴我,因爲你爹娘反對你們在一起,所以你們才會相約私奔, 而月光石在危急之時,將你們帶到了未來的時空,到了我住的地方,我們才會認識!後 來因爲你們無法在現代生存,只好決定再回去大理,但爲什麽我竟也同你們回到了古代? 我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啊!穀玉盈,你能明白我說的話,是不是?”樂兒提著一顆心注 視著穀玉盈,她一定知道自己在說什麽,老天爺不會對自己開這種玩笑的! 穀玉盈還未回答,一旁的穀正剛先代她說了,“老天保佑,你還記得盈兒,還知道 自己在大理,只是後面的話姨父就不懂了。我從不反對盈兒和浩辰在一起,他們也不可 能會私奔,他倆在兩天前就成親了,你因爲昏迷不醒而沒法參加。而月光石是你小時候 一個老和尚給你的,一直就挂在你脖子上啊!那老和尚曾說過,這月光石與你有緣,會 爲你解災化厄,也會爲你帶來奇遇!這些事你全忘了嗎?你當真睡糊塗了?淨說些糊塗 話!” 穀玉盈更是一臉茫然的搖著頭,“樂兒姊姊,盈兒實在聽不懂你的話,我和浩辰一 直都在府裏沒離開過,怎麽會發生你說的那些事?” 樂兒放開手,閉了閉眼,天啊!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呢?她下意識地雙手抱在胸前, 手摸到了挂在頸上的月光石,驀然靈光一閃,想到自己手握著月光石對穀玉盈說的話— — “若有可能,我願意做你的姊姊,代替你入宮,讓你和曲浩辰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難道就是這番話,月光石將它當成了她的心願,帶她來到古代,讓她真成了穀玉盈 的表姊?!但她怎可能同時生存在兩個時空?他們說送她月光石的老和尚曾表示月光石 會帶給她“奇遇”,穀玉盈在現代時也對她說過,月光石會改變人的際遇,難道發生在 她身上的這些離奇事,就是月光石的神奇魔力所造成的嗎?它在轉換時空的同時,將一 切的事情重新做了安排,也爲她在古代塑造了合理的身分,讓與她有關的人能自然的接 納她。世上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嗎?可惜這些問題也沒人可以給她解答,反正她就 是來到古代了。 她身上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她來自現代,她只穿件睡衣就來到這裏……睡衣! 有證據了! “這是我那時代的人所造的衣服,你們看看,它與這時代的衣裳完全不同,你們一 定要相信我的話。”樂兒急切的展示穿在身上的睡衣。 “小姐,這衣裳是你自己縫的,你一向都這樣穿著就寢啊!”翠衣在一旁提醒著。 樂兒聞言愣了愣,無力的垂下了頭。不錯,她的睡衣一向都是自己縫製,上面沒有 任何卷標、花樣,況且絲織布在古代就有了,根本就無法證明什麽。月光石的力量讓她 震驚,古代和現代的她本就是同樣一個人,喜好習慣當然相同。 一切既然成了事實,也罷,她就暫留此地看情形發展再說,一方面也可以實踐自己 在現代時對穀玉盈說的話當她的姊姊,並替她入宮! 一夥人全盯著樂兒看,見她頭低低不說話,又開始擔憂。 穀玉盈的眼睛又紅了,“樂兒姊姊……”眼淚看著就要流下。 樂兒從冥想中回柛,看穀玉盈這樣,皺著眉擺出姊姊的架勢,“你怎麽又要哭了? 你真愛哭。” “樂兒姊姊還記得我愛哭?”谷玉盈聞言不哭了,反而開心的笑拉著樂兒的手。 樂兒也笑了,看大家對她如此關懷,心裏充滿溫馨感動。她從不後悔自己所許下的 諾言,既然如此,那就既來之則安之吧!剛才她的“姨父”說,穀玉盈和曲浩辰已成親 了,等她再做到了入宮候選這件事,她可以再許願讓月光石帶她回現代,並運用月光石 的魔力將衆人對她的記憶抹去,還古今時空本來的運行規則! 不過,經過了這樣的一個大變動,她最好先問凊楚,是否真有太子選妃這件事! 樂兒微笑開口,“姨父、玉盈,讓你們擔心了,樂兒感到很歉疚。但有些事我仍有 些模糊,若因此而做出許多奇異的行爲,希望你們能多包容。”爲了避免她的行爲使人 質疑,剛好可以用這理由當藉口。 谷正剛聽樂兒這麽說,一顆心才安然放下,欣慰地回答,“只要你沒事,一切都好。 你也不要再頑皮了,別三天兩頭嚇得姨父吃睡不安。” 這語氣好象院長媽媽!樂兒笑著點頭,“姨父,樂兒依稀還記得,太子是不是在選 妃?家裏有人要進宮是嗎?” “好孩子,你竟還記得這事!不錯,太子殿下選妃,我們家必須有人進宮候選,而 今盈兒和浩辰成親了,家裏只剩下你是未出嫁的閨女,必須由你進宮,明天就是入宮的 日子了。” 樂兒聞言有些擔心,明天就要進宮了,她還沒熟悉古代人的禮儀呢!只好見機行事 了,就當是刺激冒險的古代之旅吧! 穿越時空的灰姑娘 3 隔天,樂兒就在谷府侍衛的護送下,坐著馬車向大理皇宮出發。 樂兒對於這位大理太子印象十分惡劣,不過是選老婆而已,竟要徵召全國二、三十 名閨女,千里迢迢的集合到他住的皇宮裏讓他評頭論足,供他挑選,美其名叫太子妃, 還不是在伺候他。而且還可能不只選一位,這時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就像吃飯喝水般平常, 他又是太子,養二十佳麗也不成問題。這樣的一個超級大色狼,若有遇上他的機會,看 她怎麽整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 馬車足足走了三天,樂兒也在車裏悶了三天,終於到了皇城。私人的馬車不能入宮, 皇宮另有派車接待。自家的僕人馬車就留在城裏等候,若不幸未被選上,就原車坐回家。 樂兒和其他十五名太子妃候選人被安排住在賞樂宮,而另外十六位名門千金則是住 在悅心宮裏,總共有三十二位閨秀可以讓太子慢慢的選擇。 ※ ※ ※ 天宇宮是太子段子謙的住所。 自段子謙回宮後,除了每天到內宮向父王、母后問安外,就在政事房裏幫忙處理國 事,其餘時間就一直待在天宇宮裏,甚少出門。 他看著池裏翻騰跳躍的錦鯉,它們躣出水面時,鱗片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複以極 優美的姿態重回池裏,但怎樣也不可能跳出這個水池。就如同他一樣,有著太子的身分, 不可能了無牽挂的四處逍遙。回宮後,父王、母后已經表示得很清楚明白,全國的佳麗 已召集到宮裏了,他這次一定要在這些閨秀中選出太子妃。等他成了親,父王就要將王 位讓給他,好清靜地過日子,享受含貽弄孫之樂。 其實他也不準備再逃避了,就在父王和母后所挑的名門千金裏選個人來當妃子吧! 反正娶妻也不過是爲了傳宗接代,不值得他花心思,讓大理更強盛才是他的責任。 要面對這麽多女子,他並不感到厭煩,對她們撒嬌纏人的本領,他才覺得消受不起。 這兩年他遊走於天下,常常遇上投懷送抱的女人,他不用板起臉色,一樣有辦法用溫和 的笑容讓她們知難而退。 他雖有娶妻的打算,但也不願讓一堆女子影響他的生活,他可要想個辦法減少自己 面對她們的次數,但又能找到讓父王、母后放心的太子妃。 ※ ※ ※ 樂兒和衆女子被召到大殿中,準備聆聽太子的旨意。 一個書生模樣的男子走到她們面前,傳達太子的意思。 “殿下要屬下轉達各位小姐,殿下非常歡迎各位小姐到宮裏來。因爲太子妃將來是 一國之母,因此殿下不想只憑見上幾次面就匆忙決定太子妃的人選。依據殿下旨意,接 下來幾天,各位小姐可在宮內自由活動。宮中設備樣樣齊全,小姐們就當是在自家一般, 放鬆心情自在生活,殿下想瞭解各位小姐們平日生活的習性。當然這段時間,殿下也可 能隨時來拜訪各位小姐。”文觀書宣佈完畢後,便行禮離去。 衆女子自然都明白殿下的意思,他會在暗中看著每個人的表現,也可能會突然拜訪, 看自己當時在做什麽。每個人都心事重重的回房,準備好好計劃這些天要做什麽樣的 “日常生活”。 樂兒覺得無聊透了,她原先以爲選妃會和選美一樣,大家一排站開,讓那太子觀看 一番,了不起就問幾個問題,然後他就可以作決定了,想不到會這麽麻煩。美其名是觀 察她們的日常生活,其實是監視她們的行爲。 自太子下了這道旨意後,樂兒每天就見那些千金小姐們不是繡花就是撫琴,要不就 是看書,連說話都是輕聲細語,就怕說得大聲點,會被暗中監看的太子認爲是粗魯。樂 兒找其他的小姐聊天,她們不是微笑不多話,否則就是連忙避開,只擔心若被殿下看到 了,會將自己想成是三姑六婆的長舌婦,而讓太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因此,樂兒只好借著參觀賞樂宮來打發時間,當她將賞樂宮裏外仔仔細細觀賞三次 後,她已經無聊得快發瘋了。宮裏提供的玩意兒她都不喜歡,她被悶得受不了,她想馬 上回二十世紀。 這天,樂兒百般無聊的走到後花園,倚著樹幹發呆,不經意擡起頭,發現這棵樹枝 葉茂盛,頗適合攀爬,她好久沒爬樹了。 想到就做!她看看四周沒有人,興奮的撈起裙襬就往上爬。不一會兒,她已坐在高 高的樹上,吹著涼風看風景了。 樂兒往外一瞧,賞樂宮外是一片樹林,林子後又是一座宮殿。不知那宮殿生得什麽 模樣?她好奇心大起,小心的跳躣在樹間,往那座宮殿移去。 “哇,好漂亮,還有池塘呢!”樂兒已跳到那宮殿裏的大樹上。 這座宮殿的花園裏鋪有草皮,園中除了盛開的百花外,還有個大湖,景致優美。樂 兒心動了,見四周又無人守衛,她忍不住偷偷的爬下樹,在如茵的草地上盡情奔跑。 樂兒奔至湖畔,湖水清澈見底,還有許多美麗的魚兒在水中悠遊,一旁的石頭上還 放有魚食。她也沒考慮那麽多,隨手拿起魚食就在陰涼的樹下坐好,開始喂魚。 ※ ※ ※ 段子謙神色疲憊地走出政事房,忙完瑣碎的國事後,他只想回到天宇宮,在湖畔觀 看魚兒悠哉的模樣來放鬆自己。 他剛走進花園,就聽到了女子清脆的笑聲。他皺著眉頭,天宇宮守衛森嚴,閒雜人 等無法進人,一般的宮女也不敢在這裏逗留,那是誰這麽大膽在此玩耍? 在湖畔,一位身穿淡紫色衣裙的女子正坐在石頭上喂魚,笑聲就是源自於她。 段子謙仔細打量那個女子,健康紅潤的臉龐上,笑起來可見到兩個梨渦,生得甜美 動人。她的頭髮也不似一般千金閨秀那樣插著許多的珠花飾品,只是簡單的挽個髺,系 上一條紫色紗巾,簡單又俏麗。除了頸部挂著一顆橢圓形的玉石外,身上沒有任何的珠 寶首飾。她看起來不像是名門望族的千金小姐,但也不似宮女奴僕,她是誰? 除了身分可疑外,她喂魚的方式也和常人不同。她先是丟一把魚食在右方,看魚都 遊去爭食了,下一次她就將魚食扔在較遠的左方,讓魚兒又遊回來搶食;看魚兒隨著她 丟的方向遊動,她就高興的咯咯笑著。這種喂食法簡直就是在戲弄魚群,她卻玩得不亦 樂乎。 段子謙沒有出聲,在一旁靜靜觀看她的笑靨。 樂兒喂魚喂得開心,一掃這幾天來的枯燥沈悶。她丟出最後-把魚食,隱隱覺得有人 盯著她。她轉頭一看,一個高大俊逸、渾身散發者尊貴氣勢的年輕男子正目不轉睛地看 著自己。 段子謙見那女子也在看他,一張俊臉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樂兒卻不領情,“喂,你知不知道,這樣盯著人家看,是很不禮貌的行爲。”她站 起身,不客氣的指責他。 她的反應出乎段子謙的意料,讓他對那女子更是好奇。他笑著回道:“那你明不明 白,私自跑到別人家裏,也是很無禮的事?” 樂兒眼珠子一轉,狡猾一笑,“既然你不禮貌,我也無禮,那就算兩人扯平好了。” 段子謙朗聲笑開了,“姑娘聰明,回答得妙!” 樂兒臉不紅氣不喘的接受這個稱讚,也回敬他一句,“你也不差呀,公子!” 段子謙欣賞她的機智聰敏,但還是要問:“請問姑娘,你是如何通過守衛進入天宇 宮裏?” 樂兒心裏暗暗叫糟,他會這麽問,表示他是這宮殿的主人了。這下子她要如何脫身 呢? 段子謙看著她有些心虛的臉色,柔聲安慰道:“我不會爲難你的,你大可放心。只 要明白告訴我,你是如何進來的?” 樂兒對他淺淺一笑,手指著宮牆旁的大樹,不好意思地小聲道:“我是從那邊林子 進來的。” 段子謙不可思議的看看樹,又看看樂兒,“你的意思是……你是爬樹進來的?” 樂兒點頭,誠懇地向他道歉,“對不起,我明白未經許可是不能隨意進人別的宮殿, 只是這個園子實在太美了,我才忍不住私自進來參觀。謝謝你不追究我的過錯,我也該 離開了。”她向段子謙行個禮,急忙想離開。 “等等。”段子謙阻止了她,他還不知道她的名字,怎麽能放她走?“你叫什麽名 字?爲什麽會在宮裏?” 樂兒戒備地看著他,後退了一步,“你問我的名字做什麽?不會想告狀吧!是你自 己說過不爲難我的,不可以說話不算話。” 段子謙聞言啞然失笑,她竟把他當成小人了!他從未遇過如此特別的女子,對樂兒 更是興趣濃厚,“我若要告狀,早就教人把姑娘捉起來了,怎會和姑娘說這麽多話?我 只是想知道姑娘的名字,以及爲何在這裏罷了!” 樂兒放下心,對著段子謙甜甜一笑,“我叫岳樂兒,就住在賞樂宮裏。這樣你應該 明白,我爲什麽會在宮裏了吧?” “你是入宮候選太子妃的名門閨秀?”段子謙感到十分詫異,這個岳樂兒實在不像 一般的女子,她沒有千金小姐慣有的柔弱嬌氣。 樂兒俏皮地笑了,“我知道我的樣子不像名門閨秀,但你也不用如此驚奇呀,真是 太傷我的心了。”她頓了頓,接著又問:“那你又是誰呢?” 段子謙被樂兒天真的模樣逗笑了,她敢擅自闖入天宇宮,卻不明白他是誰!也好, 他也不想點破自己的身分。“你就叫我子謙吧!你應該是藉由賞樂宮邊牆的大樹攀爬到 這裏。賞樂宮當真無趣到讓你得用爬樹來做消遣?你不擔心讓太子知曉嗎?” 樂兒不在乎的皺皺鼻子,“賞樂宮提供的不外是琴棋書畫、刺繡之類的娛樂,我實 在沒有興趣,只好用爬樹來解悶了。太子知道了也無所謂,反正我從沒夢想要做太子妃。 我還希望太子能快些選出太子妃,好讓我能早些回家。”她真想快點回到屬於自己的年 代。 想不到樂兒對他沒有任何的興趣,這令段子謙的自尊有些受傷,“太子妃將來就是 王后,是一國之母,集權勢榮耀於一身,是女子都會心動,你真能無動於衷?” “你說的是好的一面,但她的寂寞又有誰知道呢?她的丈夫是一國之君,必定是忙 於國事,哪有時間陪她?況且還有後宮衆多的佳麗嬪妃與她爭寵,她時時都活在失寵的 陰影下,怎會快樂?高處不勝寒,王后的身分尊貴驕傲,她的辛酸苦楚也只能放在心中, 又能向誰訴說?這種心情是每位元後妃都會遇上的,卻也是無解的難題!所以後宮裏的嬪 妃永遠是怨懟憂心多於歡欣快樂。對她們來說,錦衣玉食、權力榮耀卻彌補不了一顆空 虛、祈求憐愛的心靈。明白這些道理後,我怎麽會對太子妃的名銜感到心動呢?”樂兒 說出自己的觀點。 樂兒這一番話令段子謙動容驚異,他神色複雜的看著她,這女子果真是與衆不同! 樂兒見子謙在一旁沈默不語,想必是自己說的話嚇到他了。古代的女子總是逆來順 受,這些話哪說得出口?自己真是太不小心了!她忙嘻嘻一笑轉移他的注意力,“這些 是我自己的胡思亂想,你別放在心上。我出來太久了,也該回賞樂宮了。謝謝你不計較 我私闖,再見!”她提起裙襬,快步的跑向宮牆旁的大樹。 段子謙回過神來,就見樂兒己跑到樹下,他身形一閃,擋在正想爬上樹的樂兒身前, “爬樹太危險了,我帶你出宮門回去吧!” 樂兒頭搖得像博浪鼓一樣,小臉也紅了,“不要,偷溜出宮已是不對,我才沒臉大 搖大擺的走回去。而且我既能平安過來,就能安然回去,別擔心。” 她倒有自知之明!段子謙了然一笑,“那我就護送你回去吧!” 段子謙說完,手臂抱起了樂兒,提氣上縱,輕鬆靈巧的穿梭於枝葉間,一會兒了夫, 他已經穩穩的站在賞樂宮裏。 樂兒被段子謙擁著,還未弄凊楚狀況,人就已經安全著地了。她倚在於謙胸前,捉 著他的衣襟,興奮的叫道:“這就是所謂的輕功對不對?我竟然能親身體會!我真不敢 相信,世上真有這種功夫,真令我開了眼界,太棒了!” 看她開懷雀躣的嬌態,段子謙不禁起了憐愛之心,溫柔笑道:“你若喜歡,下次我 再用輕功帶你。” “真的?不行黃牛哦!”見他肯定的點頭,樂兒更是樂翻了。 段子謙機敏的察覺有人走近,他放開樂兒,笑著對她搖手道別,身影一縱,人就跳 過宮牆不見了。 樂兒有些悵然地看向他離去的方向,她還未與他約好再見的時刻呢!不過知道他住 的地方,不怕找不到他的人。 想到這兒,樂兒又愉快的哼著歌回房。 ※ ※ ※ 樂兒在古代終於認識了第一個朋友——沈千渝,她和樂兒同住在賞樂宮。 見沈千渝整日都在彈古箏,樂兒忍不住趁她歇息的時候找她說話。 “你整天都在彈琴,難道不曾感到厭煩嗎?” 沈千渝柔柔一笑,細聲道:“不曾,彈古箏是我最喜歡的事。”她長得十分清秀嬌 柔,是個標準的千金小姐。 “我雖不懂得古箏,但也明白你彈得真的好聽。”樂兒讚美她。 沈千渝不好意思地紅了臉,“你太過獎了。我常見你和其他的姑娘聊天,迼種勇氣 才讓我羡慕,我就不敢和陌生人談話。” “你現在不是和我談得很好嗎?”樂兒爲她打氣。 沈千渝羞怯的點點頭笑了。 “我叫岳樂兒,你呢?” “沈千渝。” “千渝,你真好,你說話的態度不像其他人冷冷淡淡的,真高興認識你。”樂兒十 分開心自己找到了一佪朋友。 “她們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怕在聊天時太子殿下突然來訪,會讓殿下留下愛道是非 的不好印象。”沈千渝善良的爲其他人解釋。 “你不怕嗎?萬一殿下看到我們嘰嘰喳喳,可能會以爲我們是長舌婦呢!”樂兒開 著玩笑。 沈千渝卻神色黯然的低下頭,“我身體差,又膽小,長得又不漂亮,太子不會看上 我的……所以沒有差別。” 樂兒不贊同的搖頭,鼓勵她,“你說錯了,你人長得美,琴又彈得好,加上心地善 良,太子若有眼光,一定會選擇你,你不可以小看自己。” 樂兒的關懷讓沈千渝綻放了真心的笑容,“我沒你說的那麽好,你才是太子妃的最 佳人選。” 樂兒故意壓低嗓音,對沈千渝小聲道:“看來太子也不是那麽好,否則我們兩人怎 麽會互相推託呢?” 兩人相視視而笑,友誼的種子在兩個女孩的心中慢慢發芽。 穿越時空的灰姑娘 4 段子謙從沒想到自己也會注意起入宮候選的女子,他雖然下旨要觀察那些小姐們的 日常生活,但事實上都是文觀書負責記錄她們的生活作息,他只需依這份紀錄選出適合 的女子當太子妃。但自從遇上了樂兒後,她那與衆不同的思想、活潑聰穎的舉措,在在 都引起他想認識她、瞭解她的欲望。 他坐在書桌前,看著岳樂兒的資料,上面記載著她的身世背景。 段子謙再往下看,卻忍不住大笑出聲。上面這樣寫著——興趣:爬樹、捉弄人。專 長:舞刀弄劍,以打敗他人爲快樂。個性:動如脫免、靜如處子,動靜皆宜。可惜一旦 發起脾氣,便控制不了自己。 這三項是進宮時由本人親自填寫,樂兒如此回答無非是想讓太子在看了之後,認爲 她很無禮、不莊重,進而對她沒有好感。可見樂兒真是無意于競爭太子妃的寶座,甚至 連未曾謀面的太子也不感興趣。 樂兒的脾氣性格真是獨樹一幟,這樣的女子世所少見,可能再也找不出第二位了。 可她這種個性正合他的脾胃,他倒要見見這女子還有多少不同常人的舉動。他相信她一 定會再來天宇宮,若不,他也會去找她! ※ ※ ※ 樂兒又覺得無聊了,好不容易有個說話的朋友,誰知沈千渝水土不服,生病躺在床 上。樂兒不便再去打擾她,只希望她能快點好起來。 入宮已經七天了,到現在連太子殿下的面都還未見到,一些閨秀也開始放鬆心情, 不再整日謹言慎行,也陸續有些耳語謠言傳出。 據說,王上這次雖召集各地佳麗入宮給太子選妃,其實國王和王后心裏早已有了太 子妃的人選,她就是王后的外甥女,名叫趙麗容。還聽說趙麗容在悅心宮裏,受到了特 別的禮遇,其他候選的千金都忙著巴結她,希望能成爲趙麗容的朋友,畢竟能做太子妃 的朋友也是一件光榮的事。 這消息一傳開,賞樂宮的衆家女子雖是一片失望怨歎聲,但每個人還是抱著一絲希 望,但願好運能落在自己身上,得到太子的青睞。 在古代,女人的幸褔是掌握在丈夫手上,結婚的物件便是她們一生中最重要的選擇 了。樂兒慶倖自己是活在現代社會,可以操控自己的命運,不必倚靠男人。 樂兒不想留在宮中聽這些小道消息,於是又跑到後園牆邊,爬上樹想到天宇宮喂魚。 她爬到天宇宮牆邊的大樹,卻發現樹上挂了許多的金鈴鐺,她好奇的拉拉它們,霎 時滿樹的鈴鐺當當響起,聲音清脆悅耳。 “喜歡嗎?這是特別爲你裝的。”段子謙不知何時出現在樹下,正微笑地望著樂兒。 “它們既可愛,聲音又好聽,我當然喜歡。你何時裝上的?你是想用這些鈴鐺來捉 我這位‘樹上君子嗎?’”鈴鐺一響,子謙就出現了,樂兒腦筋一轉,自然明白鈴鐺的 作用。 段子謙開懷笑道,“聰明,你猜對了。不過鈴鐺聲是通知我來迎接樂兒姑娘,不是 用來捉你。還有,你是‘樹上姑娘’,不是‘樹上君子’。” 樂兒低頭看著底下,一本正經的糾正他,“錯,你想錯了。我不請自來,理應叫作 小偷,小偷真不好聽,所以有別稱爲‘梁上君子’。我既然是爬樹而來,當然叫‘樹上 君子’了! 迼番強詞奪理的解釋讓段子謙聽得大笑,邊笑邊搖頭,“好,就算是我錯了。你還 不下來嗎?我頸子仰得都酸了。” 樂兒吐吐舌頭,“好,我馬上下去。”說完,人就想往下爬。 段子謙忙出聲阻止,“你直接跳下來,我在下面接住你。”他要看看這小東西有沒 有這個膽量。 樂兒眼睛一亮,“我最喜歡當空中飛人了。不過我先告訴你,我是很重的哦!若被 我壓傷了,可別怪我沒警告你。” 段子謙眼中充滿了欣賞,他果然沒看錯人。“我明白,快下來吧!” “我來了!”樂兒笑叫一聲,雙手張開,身形優美的俯身躍下樹幹。 段子謙將她接個正著,樂兒被他抱在懷中還笑個不停,雙手扶住他的肩頭穩住身子, 與子謙面對面靠得好近。 “你輕得像是沒重量似的。”子謙笑得溫柔,看著她輕語。 望著子謙英挺的面容,樂兒心中警鐘大響,忙收起笑。自己和他似乎是太過親密了, 他們才第二次見面,如此舉動以現代眼光來看已是驚異,何況她目前還留在古代,這不 是成了驚世駭俗的放蕩女嗎? 這一想,樂兒馬上掙扎下地,退後到離子謙三步遠的距離,羞紅著臉道謝,“謝謝 你!” 第一次看見她的羞怯嬌態,令子謙新奇,剛才的接觸是太親近了些,難怪樂兒會臉 紅,只是這樣的她又呈現出另一種美。 以樂兒的活潑個性,這種嬌態不會持續太久,子謙微微一笑,淡淡道:“想不想試 試新奇的玩意?” 果然樂兒的害羞一掃而空,雙眼晶亮地看著他,好奇雀躍的問,“什麽新奇的玩意? 好不好玩?” “跟我來就明白了!”子謙轉身先走。 樂兒高興的跟在後面,甜甜臉龐上滿是期待,連兩個梨渦都帶著笑意。 ※ ※ ※ 武毅將馬房裏的仆傭撤走,牽出了太子殿下的愛馬,在馬房外等候。 殿下先前交代過,當他聽到花園樹上鈴鐺響時,就到馬房遣退所有人,將銀月帶到 馬場上,而且不可以泄漏殿下的身分。武毅不明白殿下這樣做有何用意,反正他只要奉 命行事就對了。 武毅站在銀月身旁,看見殿下向這兒走來,身旁還伴著一個他從未見過的年輕女子, 兩人有說有笑,似乎十分熟絡。 “哇!好漂亮的馬兒。”樂兒驚喜的沖向前去撫摸。 武毅想阻止她,卻被殿下的眼神制止住了。 “它叫銀月,是我的坐騎。”子謙笑笑向樂兒介紹。 樂兒踮起腳尖,用手摸著高大的白馬,它比她在電影、電視上看到的馬都還要出色。 “想不想騎騎看?”子謙提議著。 武毅驚訝的張大了嘴,他沒聽錯吧?殿下竟要讓那女子騎銀月?!銀月是殿下最心 愛的坐騎,從來不讓他人騎乘,這女子是誰?竟能讓殿下破例! 樂兒毫不考慮的點頭,但看著面前高大的馬兒,便有些泄氣,“想是想,但我根本 就不會騎馬呀!” 子謙淡然一笑,俐落的翻身上馬,然後將手伸向樂兒,“我可以教你。” 樂兒看著子謙的手,腦子裏飛快的考慮自己到底該不該上馬?依這古老年代的禮教 規範,與男人共乘一騎是踰矩的行爲,除非那男人是自己的丈夫。但她真的好想騎馬, 她長這麽大,還未曾騎過馬呢! 武毅剛從驚異中回神,就接到殿下的暗示,忙在一旁聳恿樂兒,“公子要教小姐騎 馬,這可是小姐的褔氣。公子騎術精湛,而銀月在大理國中也是最頂尖的好馬,除了公 子外,沒人可以駕馭它,小姐不應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樂兒想了一會兒,好奇心戰勝了一切,管他的禮教規範,反正她也不是古代人,真 要錯過這個機會才是傻瓜呢! 點點頭,樂兒走近馬旁,子謙彎身抱她上馬,將她放在身前。 樂兒側坐在馬鞍上,直挺著身子,雙手有些無措的捉著繮繩。 子謙低聲笑著,在她耳旁輕語,“坐好,馬兒要跑了。”一聲吆喝,銀月就如疾箭 般飛奔而去。 樂兒驚叫一聲,手不自主的放開繮繩,反轉身子抱住了子謙,躲入他懷裏。 馬兒在草原上賓士,樂兒漸漸適應這個速度後,才敢擡起頭看著前面,享受這種迎 著風賓士的速度感。 子謙讓銀月的步伐漸慢了下來,在草原上緩綬的漫步。他一手攬在樂兒腿上,閒適 地問:“如何?這夠不夠新奇?” 樂兒撥開臉上的發絲,笑瞇了眼,“我從來都不知道騎馬的感覺是那麽好,不但新 奇刺激,也夠好玩。” “往後,我會讓你明白更多好玩的事。”子謙疼愛的摟緊她。 樂兒偏著頭看入子謙眼裏,忍不住有些懷疑,“爲什麽要對我這麽好?你到底是誰?” 他能住那麽大的宮殿,又擁有這些權力,絕非泛泛之輩! 子謙雙眼真摰的看著樂兒,“對我來說,安排這一切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平時只有 我一人享樂,現在有了你與我共同分享,多使一個人快活,我何樂而不爲呢?相信我, 我是用真心誠意來對待你,就如同對待一位知己!找一位知己並不容易,但我很高興我 找到了。至於我是誰……樂兒姑娘,你該不會忘了我的名字吧?”這個小丫頭,對她好, 她竟懷疑起自己的居心! 原來他是將她當成知己,都怪自己太多心了!樂兒忙巧笑回話,“君子謙謙也!你 叫子謙,我怎會忘記。” “樂兒姑娘,人如其名,終生也將是個快樂無憂的人。”子謙也贊她一句。 “承蒙公子貴言,樂兒感激不盡,小女子這廂有禮了。”樂兒雙手抱拳,有板有眼 的向子謙道謝。 “彼此,彼此。”子謙也拱手回澧,兩人相視不禁大笑,不知不覺中,又拉進了雙 方的距離。 樂兒笑倒在子謙懷裏,子謙也笑著抱緊了佳人,連潔白如雪的銀月也感染到那份歡 愉,步伐穩健的在草原上前進。 陽光和風之下,兩人一馬心情同樣愉快,一切是那麽的美好和諧! ※ ※ ※ 一頂轎子擡進了慈安宮。 轎子停下,從轎中走出一位美麗的女子,在宮女的陪伴下,娉娉婷婷的走進宮裏。 她穿過了大殿,走向花園涼亭,王后已備好茶點等著她。 “容兒見過姨母!”趙麗容躬身向王后問安。 王后笑著要她起身,“這裏沒有外人,容兒不用多禮,到姨母身旁坐著吧!” “謝謝姨母。”趙麗容面露微笑,坐到王后身旁。 王后仔細打量著她,點頭稱讚,“容兒,幾年不見,你不但長大了,而且是越來越 美麗。” “姨母過獎了。”趙麗容淺笑,嬌滴滴的回答。 王后拉起她的手,關心的問:“你爹娘還好吧?住在悅心宮裏習慣嗎?” “托姨母的褔,爹娘都很好,兩位老人家還特別交代容兒代他們向姨母問安。容兒 在宮裏一切安好,謝謝姨母的關心。” 王后見趙麗容的言行舉止具有大家風範,心裏很高興,若無意外,王兒應會選擇這 位青梅竹馬的表妹爲太子妃。只是不知王兒選妃的事進行得如何?她好奇的詢問趙麗容, “容兒,你表哥有沒有常去看你?在悅心、賞樂兩宮的名門小姐中,你可有發現太子對 哪位小姐較有好感?” 這問題讓趙麗容的笑臉有些黯然,“姨母,表哥沒有來探視過容兒,事實上從衆佳 麗進宮到現在,表哥還未曾踏入過悅心、賞樂兩座宮殿!” “王兒沒去看你們?那進宮的各家閨秀也至今還未見過王兒了?”王后詫異的問。 趙麗容點點頭,善體人意的解釋著,“我想表哥應該是忙於國事,才會沒有時間來 看我們。” 這理由說不通!王后知道王兒要讓佳麗們在宮裏多住些日子,好讓他有更多時間可 以觀察這些閏秀,以瞭解她們頁正的性情。而這些佳麗進宮後,她和王上也未曾干涉選 妃的事。但是衆佳麗進宮七天了,還未見到王兒的面,這就說不過去了,她要召王兒來 問問。 “容兒,這些天真是委屈你和各位小姐了,這件事,姨母會查清楚的。”王后向趙 麗容保證。 趙麗容嬌媚一笑,將話題轉開,陪著姨母閒聊,爭取王后對自己的好感。她既有了 王后的保證,遲早會見到表哥。 趙麗容和段子謙這對表兄妹也算是從小一起長大,只是段子謙大趙麗容八歲,兩人 之間難免會有差距。而趙麗容在十歲那年,跟著家人一起搬離了皇城。 趙麗容十五歲時,她曾陪著母親進宮覲見王后,在宮裏住了些日子。當她見到睽違 已久的表哥,他風度翩翩、瀟灑不凡的英姿,以及豐富的學識涵養,立刻就擄獲了她的 少女心。 從那時起,趙麗容就喜歡上段子謙,一心只想當他的妃子,她的父母當然也希望能 親上加親。加上王后也很喜歡她,一切理當是沒有問題。 豈料,王上爲了給太子更多的選擇,徵召各地佳麗入宮候選,讓趙麗容有了許多的 勁敵。不過她有信心,以自己的姿色和顯赫的家世,又和太子是青梅竹馬,太子妃的寶 座是非她莫屬了。 穿越時空的灰姑娘 5 現在樂兒每天用過午膳之後,都會爬樹到天宇宮找子謙。子謙若不是等在樹下,也 會在聽到鈴鐺聲之後立刻出現。他就利用下午的這段時間,實踐他的諾言,帶著樂兒嘗 試各種不同的新奇玩意。 樂兒也很聰明,所見到的新奇玩意不出幾天,她就學了起來。她現在已學會騎馬, 成了銀月的另一個主人。接下來子謙又教她下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